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02)一中行初字第114号


原告荷兰皇家菲利浦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荷兰艾恩德霍芬。
授权代表人J.J.E.C.G.范德阔夫(Jozef Jan E1za Camiel GaSton Vandekerckhove),该公司商标部知识产权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郭禾,北京市地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郁玉成,男,汉族,1946年9月7日出生,北京明和龙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住北京海淀区中关村54楼202号。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蓟门桥西土城路6号。
法定代表人王景川,该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霞军,该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徐洁玲,该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杨伟江,男,汉族,1957年9月10日出生,住浙江省余姚市塘后乡上新屋村。
  
   原告荷兰皇家菲利浦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菲利浦公司)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2001年8月30日作出的第3713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以下简称第3713号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02年3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2年8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郭禾、郁玉成,被告委托代理人王霞军、徐洁玲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杨伟江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对本案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专利复审委员会第3713号决定认为:第三人的98308910.8剃须刀的外观设计专利(以下称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比较,在视觉要部上,即剃须刀的刀头部分,存在形状及图案上的区别, 已经构成显著区别,其余开关和刀柄图案的不同,属于局部细微差别。一般消费者在购买该产品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区别上述两种产品,据此专利复审委员会认定,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比较,既不相同又不相近似,本专利符合专利法第23条的规定,故驳回原告的无效宣告请求,维持98308910.8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
  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第3713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原告诉称:2001年3月16日,原告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宣告98308910.8号专利权无效的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1年9月18日作出第3713号决定,维持该专利权有效。原告认为,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第3713号决定中,认定事实错误,其理由是:原告的94302609.1号外观设计专利,已经被中国专利局公告,该专利申请的名称亦为“剃须刀”。原告94302609.1号外观设计专利与本专利的产品为同种产品;其外形在整体上与本专利相似,其区别仅仅在作为功能部件的刀头上,这种差别完全是因为二者选择了技术特征不同的功能性部件所致,即二者分别采用了旋转式刀头和往复式刀头。但在产品的总体视觉形象及美感方面,仍然十分相似。原告认为本专利不符合中国专利法第23条之规定,应当宣告无效。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713号决定。
  被告辩称:剃须刀产品的一般消费者为成年男性,他具有使用剃须刀的常识,知道剃须刀产品的使用功能,知道实现功能的部位是剃须刀的刀头。使用者在购买或者使用剃须刀产品时,无疑使剃须刀的刀头成为剃须刀使用者最为关注的部位。同时,由于剃须刀旋转式刀头和往复式刀头技术功能的不同,为使用者带来使用上的区别,根据审查指南规定的“要部的确定与吸引一般消费者注意的因素密切相关”的审查准则,以及审查指南规定的“对于使用时以特定方向朝向使用者的产品,仅以产品的朝向使用者的部分作为判断的依据,可以将该部分作为该产品的要部”的审查准则,被告据此判定剃须刀的刀头部位是剃须刀产品的视觉要部,是本专利对比的重点部位。本专利产品的刀头为椭圆形,前后两面均为倒梯形斜面,护网形状为半圆柱形;而对比文件刀头形状为椭圆台状体,两个旋转式刀头护网在椭圆形台状体的顶端构成两个圆形凸起。本专利与对比文件刀头形状有显著差别,该差别使一般消费者很容易区分本专利与对比文件为不同产品,不会产生混淆。根据审查指南规定的“如果被比外观设计的要部的外观与在先设计的相应部位的外观不相近似,则被比外观设计与在先设计不相近似”的审查准则,被告作出本专利与对比文件不相近似,维持第98308910.8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的审查决定,被告认定事实准确,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被告所作出的第3713号决定。
  第三人杨伟江系本专利专利权人,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在本案审理中,也未提出书面陈述。
  经审理查明:本案涉及的专利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于1999年5月5日授权公告的,名称为“电动剃须刀(1)”的外观设计专利,其申请号为98308910.8, 申请日为1998年5月23日,专利权人是杨伟江。
  2001年3月16日,原告针对上述专利权,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本专利与94302609.1号外观设计的形状相近似。为此,原告在无效请求程序中,提交了以下附件作为证据:
附件1:本专利(被比外观设计)公报;
附件2:94302609.1号中国外观设计专利公报;
附件3:93306402.0号中国外观设计专利公报;
附件4:98332295.3的撤销决定。
  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1年5月31日受理了此案,并将无效请求书及相关材料转送给第三人。在规定的期限内,第三人针对原告提出的无效理由进行了答辩,但未出席口头审理。
对原告提交的附件2,即94302609.1号外观设计专利,其授权公告日为1995年3月15日,早于本专利的申请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将该证据作为对比文件。对附件3,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其产品整体形状与本专利产品形状相差甚远,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对附件4,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该附件仅为一篇审查决定,该决定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不应作为本案的对比文件,对该证据亦不予采信。
  本专利授权公告的文件共有六幅视图,即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仰视图及俯视图。该产品的整体形状近似长方体,主要由刀头和刀柄两部分组成。刀头护网为半圆柱形,刀柄下端呈椭圆形,刀头及其刀柄上端三分之一处向前倾斜约20度。两侧和下方均为圆弧过渡。从主视图观察,刀头护网下部为一梯形斜面,刀头与刀柄连接部位有一长条形开关。刀柄中间位置有一与刀体整体形状相近似的椭圆形图案,图案上端有一近似横向的椭圆形开关,图案中部有一圆孔。从后视图观察刀柄上端中部有一鬓刀,鬓刀中部为矩形,下端为半圆形,半圆形中间为椭圆形凹槽,凹槽中部有一椭圆形开关,低端部有一圆形图案。刀柄右侧中部有一椭圆形图案,刀柄的左侧的椭圆形图案一直延伸至刀柄的下端,使两侧图案呈不对称分布。
  对比文件共有七幅视图,即立体图、主视图、后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仰视图及俯视图。剃须刀主要由刀头和刀柄两部分组成。剃须刀的整体形状近似长方体,刀体下端呈椭圆形,两侧和下方均为圆弧过渡;刀头及其刀柄上端三分之一处向前倾斜约20度。刀头形状为椭圆形台状体,两个旋转式刀头护网在椭圆形台状体的顶端构成两个圆形凸起。从对比文件的后视图观察,刀柄上端中部有一鬓刀,鬓刀中部为矩形,下端为半圆形,半圆形中间为一个圆形图案,低端部有一圆形图案。从对比文件主视图观察,刀头与刀柄连接部位有一长条形开关。刀柄中间位置有一与刀体整体形状相近似的图案,图案上端为近似椭圆形开关。刀柄右侧中部有一椭圆形图案,刀柄的左侧的椭圆形图案一直延伸至刀柄的下端,使两侧图案呈不对称分布。
  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比较,二者的相同部位是:两者均由刀头和刀柄部分组成。二者的整体形状相近似,均是近似长方体,刀体下端呈椭圆形,两侧和下方均为圆弧过渡。刀头及其刀柄上端三分之一处向前倾斜约20度。刀柄背面上端中部有一鬓刀。刀柄正面中间位置有一与刀体整体形状相近似的图案,图案上端为近似椭圆形开关。刀柄右视图中部均有一椭圆形图案,刀柄的左侧的椭圆形图案均一直延伸至刀柄的下端,使两侧图案呈不对称分布。两者的不同之处: l、刀头形状不同。本专利刀头为椭圆形,前后两面均为倒梯形斜面,护网形状为半圆柱形,而对比文件刀头形状为椭圆形台状体,两个旋转式刀头护网在椭圆形台状体的顶端构成两个圆形凸起。 2、鬓刀开关不同。本专利鬓刀下端为半圆形,半圆形中间为椭圆形凹槽,凹槽中部有一椭圆形开关;而对比文件鬓刀下端为圆形图案。 3、本专利正面正中部位有一圆孔,对比文件相应位置没有圆孔。
  2001年8月30日,专利复审委员会根据要部的判断原则,确定剃须刀产品的刀头部分为视觉要部,此部位在形状及图案上的区别已经构成显著区别,一般消费者在购买该产品时,不易造成混淆,因此认定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既不相同又不相近似,作出第3713号审查决定,驳回原告的无效宣告请求,维持98312876.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
  2002年8月21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发出更正处分通知书,在该通知书中载明:现将专利复审委员会2001年9月18日发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第3713号第3页倒数第4行“驳回无效宣告请求,维持98312876.6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变更为“驳回无效宣告请求,维持98308910.8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随更正处分通知书,重新发出一份更正后的第3713号决定。
  以上事实有专利复审委员会第3713号决定、本专利文件、对比文件、更正通知书、各方当事人陈述及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我国专利法所称的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本案争议的焦点为:本专利与对比文件相比是否相近似。具体而言,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第3713号决定中,对本专利外观设计的要部确定和判断是否正确,在此基础上作出维持98308910.8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的决定是否正确。
  关于对外观设计是否相同和近似的判断,在《审查指南》中明确规定,应将本专利与在先设计进行相同和相近似的判断。专利复审委员会在无效审查程序中采取要部判断原则,确定了本专利的刀头部分为要部。并在此基础上,就本专利与对比文件中的刀头形状和图案进行比较,得出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既不相同,也不近似的结论。对此,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专利要部确定问题
  第一,根据《审查指南》的规定,确定外观设计的要部,应当考虑产品的使用状态、在先的同类或者相近似产品的外观设计状况、美感等要素。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第3713号决定中,确定本专利产品要部时,仅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考虑了产品的使用功能和状态,但是,并未考虑在先外观设计状况、美感等因素。另外,在判断本专利与在先设计是否相同和近似时,应当以产品的外观作为判断的对象。而产品的功能不能作为确定外观设计是否为相近似的要部。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产品的功能确定产品外观设计的要部,显然不妥。第二,关于剃须刀产品使用状态的确定。剃须刀的使用状态,不仅包括旋转着的刀头部分,同时也包括手握着的刀柄。专利复审委员会在确定剃须刀产品的使用状态时,仅认定了旋转着的刀头,而没有认定手握着的刀柄。取其刀头,弃其刀柄的作法,有失该产品使用状态的客观性。
二、关于产品要部判断问题
  在判断两个产品的外观设计是否相近似时,首先应当遵循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方式。在本案中,专利复审委员会首先采用了要部的判断方式。使判断时,将注意力过早、过多地集中在其确定的产品要部上,而忽略了对产品整体外观设计的注意力,影响了观察者的判断力。因此,造成了以产品局部外观设计不相近似代替了产品全部外观设计相近似的错误结论。
三、关于本专利与在先专利的关系
  将本专利与对比文件进行比较,从产品的整体形状看,两个产品的整体形状是相近似的,均为近似长方体。两者均由刀头和刀柄部分组成。其主要的差别在于剃须刀的刀头部分。本专利的刀头护网为半圆柱形,对比专利刀头形状为椭圆形台状体,两个旋转式刀头护网在椭圆形台状体的顶端构成两个圆形凸起。产生该差别的主要原因是:刀头的外观设计依赖于刀头的结构和功能,旋转式刀头和往复式刀头具有不同结构和功能, 由于刀头结构和功能的不同,必然带来产品刀头部分外观设计的差别。但就本专利和对比文件中的两个产品外观观察,刀头结构和功能的差别,还不足以影响到两个产品整体形状的相似性。第三人的98308910.8号剃须刀外观设计与原告的94302609.1号剃须刀外观设计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第三人的98308910.8号剃须刀外观设计专利应宣告无效。
  综上所述,专利复审委员会以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比较,在视觉要部上,即剃须刀的刀头部分,存在形状及图案上的区别,已经构成显著区别,其余开关和刀柄图案的不同,属于局部细微差别,一般消费者在购买该产品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区别上述两种产品为由,判定本专利与对比文件既不相同又不相近似,无论是判断标准,还是判断方法,均有不当之处。故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01年8月30日作出的笫3713号决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有误,应予撤销,专利复审委员会应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3713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二、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荷兰皇家菲利浦电子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三人杨伟江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如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刘 勇
                               代理审判员 张广良
                               代理审判员 赵 静
                                二○○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江建中